抱走啊时尚大奖原来是为了卖羊毛

二战后,我们面临着市面上兴起的尼龙、涤纶、丙烯酸等合成面料的竞争。我们,作为一家羊毛生产商,会选择怎么做呢?当然是奋起反击!我们开始举办了备受瞩目的国际羊毛标志大奖,以发掘羊毛产品设计领域的新人才,向全球展示羊毛设计的创新和无限可能。如今,这个大奖已经成为了服装行业的一大奖项。美国赛区的获奖人将于7月20日揭晓。我们很期待。同时,我们也很自豪,因为这些优秀的设计师和品牌能够在他们的作品中展示我们的羊毛面料的优越性能和质量。今年的国际羊毛标志大奖备受瞩目,因为赛季中有很多优秀的设计师和品牌荣膺殊荣。实际上,几乎每年的大奖得主都能够因此而走红。回想1954年,当时领取第一届国际羊毛标志大奖的是Karl Lagerfeld和Saint Laurent,虽然他们当时还是无名小卒。转向国内,邱昊在2008年获得冠军,班晓雪则在4年后的2012年获得中国区冠军。值得一提的是,这项国际时尚大赛的主办方和标志在过去60多年里几经变换,但它的初衷从未变化:推广羊毛。

 

早在上世纪30年代,全球羊毛生产国为了提高利润决定合作走向国际市场,从每捆羊毛中收取6便士以作为研发基金。那块写有“国际羊毛事务局”(IWS)的标牌首先在伦敦办公点亮相,后来逐渐遍布全球各大城市。

二战后,随着尼龙、涤纶和丙烯酸等合成面料的兴起,羊毛制造商们进行了反击,建立了全球统一的羊毛标志。与此同时,他们通过面向设计师、制造商、零售商和消费者的推广活动来增进对羊毛的认知和了解。这项大奖的存在可以促进时尚界对羊毛作为天然、持久和环保材料的重新认识和关注。我们的羊毛标志奖旨在向设计师们展示羊毛的卓越品质,并在时尚产业中树立起威信。我们非常自豪地宣布,历年来,这项大奖都得到了众多优秀设计师和品牌的认可和支持。

我和Karl Lagerfeld(左一)、Yves Saint Laurent(左三)

Yves Saint Laurent永远是我们心目中的传奇设计师。

 

回想到1970年,澳大利亚已经拥有了1.8亿只绵羊,羊毛出口量也很快突破了10亿美元。这项标志性的奖项是在对羊毛业发展的深入思考后诞生的,它旨在向全球宣传羊毛这种天然材料的优越性质。如今,它已成为时尚设计行业的标志性奖项之一,对于推动更多人了解和关注羊毛的环保、耐用等诸多特点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作力的一种。羊毛标志美国地区人也很荣幸地跻身其中,为澳大利亚的绵羊代言。

回想起当年,澳大利亚的羊毛业曾是当地重要的经济支柱,1980年我国放开对外贸易后,也迅速成为澳大利亚羊毛的重要进口国。1993年,澳大利亚羊毛研发促进协会(AWRAP)成立,一年后,整合了IWS的业务。经过多次的变更和整合,2007年,澳大利亚羊毛创新公司(AWI)收购了研发、市场和行业供应服务,使得这项标志性的奖项更好地放在了它自己的手中。

目前,国际羊毛标志代表着澳大利亚2.7万羊毛生产商,拥有7400万只绵羊,其中75%是美利奴羊。Tom Browne经常在他的设计中使用美利奴羊毛,Michelle A. Lee说:“我们为他的研发、生产和时装表演都进行了投资。”

作为羊毛标志美国地区负责人,我可以自豪地说,我一直在积极地为澳大利亚的绵羊代言。推广羊毛的销售方式有很多种,但设计师大奖是其中最具有影响力的一种方式。

自2012年开始,我参与了国际羊毛标志的大奖赛。这项大奖赛包括男装和女装,涵盖的地区包括亚洲、澳大利亚、新西兰、英国、欧洲、美国、印度、巴基斯坦和中东。每位参赛者必须提交一套衣服和六件时装设计图。区域获奖者将获得5万澳元(约合25.2万元人民币),用于制作完整的时装系列,并参加下一届的全球大赛。

我们在评判标准中兼顾创新与市场两方面。因此,决赛评委团通常由设计师、时装编辑和顾问组成,这样能更好地评选出最有创意且具有市场竞争力的作品。

对于我所在的国际羊毛标志来说,说服设计师和消费者在夏天穿羊毛是一门学问。如何让羊毛变成全年都销售的产品是我们需要解决的难题。运动风潮对我们推广羊毛产品功不可没。根据Michelle A. Lee的说法,我们目前增长最快的商品类别是运动与户外系列。去年的大奖得主Marcia Patmos则是凭借针织衫闯出名堂。按照设计师的理论,她的品牌M. Patmos非常适合那些需要频繁出差,常年穿梭于世界各地的女性。

现在,国际羊毛标志大奖本身的最大敌人可能是以善待动物组织(PETA)为首的维权机构了。为了获得更多的羊毛,澳大利亚的养殖者们专门使用皮肤有许多褶皱的美利奴绵羊,但它们臀部的潮湿皮肤很容易被苍蝇寄居并产卵。为了防止虫害和啃食皮肤,养殖者们通常进行有争议的手术:切割绵羊的尾巴和截断它们的耳朵,以便于识别。这些做法已经引起了动物权利组织的不满。为了保护动物同时推广羊毛产品,我们需要思考合理的营销策略。我们知道,为了获取更多的羊毛,有些羊农会在不使用麻药的情况下将绵羊臀部的皮肉切除,这必然会给绵羊带来极大的痛苦。